阳光明媚的五月,本是一年好时光。然而,阳光越“灿烂”,人们越怕出门。你可能已经猜到了,一年一度遭受杨柳飞絮袭扰的日子又来了!上周末的一场雨刚把飞絮的“热情”浇灭了些,这不,阳光一出,雪花般的杨絮又开始肆意飞舞起来。
 
  日前,记者兵分几路,探访了合肥市杨絮飘散密集区域。记者发现,在杨树种植集中的主城区,飞絮扰人情况严重。尤其在太湖路、南一环、金寨路等地,一阵风吹过,甚至能激起一阵阵白色旋涡。
 
  南一环:雨过天晴气温高,飞絮空中肆意飘
 
  合肥南一环是种植杨树较多的路段,也是市民反映的飞絮“重灾区”。日前,记者在该路段金屯桥附近看到,大片杨絮已经粘结在一起,或依附在低矮灌木丛旁、或依附在窨井盖上。原来,在经历6日、7日的降雨过后,杨絮又有了“落脚”处。
 
  接近午时,天气逐渐转晴,气温随之升高,杨絮在空中又继续乱飞起来。
 
  据悉,去年蜀山区市政和园林绿化管理中心对辖区金寨路西侧沿线和南一环两侧的700多株杨树试点注射了“绝育针”,用于防治来年飞絮,但效果不大明显。
 
  金寨路:地上飞絮因风起,纷纷扬扬似特效
 
  记者从金寨路与南一环交口出发,自北向南行走,看到道路两旁种植着一棵棵高大的杨树,每棵树距离约十米。一团团白绒绒的杨絮,被风一吹便纷纷扬扬。整个道路上杨絮漫天飞,路两旁的商户多数选择将门窗紧闭。
 
  行至金寨路与绩溪路交口,此处杨絮更为密集,地上堆积着厚厚的一层。每当车辆快速驶过,杨絮便随之“起舞”,如同电影特效一般,路人眼睛都睁不开。
 
  太湖路、宿松路:飞絮密集气势汹,汽车过后留烦恼
 
  在包河区太湖路和宿松路交口附近,道路两旁的角落里、残留水渍上、道路绿化边……堆上了厚厚的杨絮。一阵风起,地上的杨絮腾空而起,“气势汹汹”,激起一阵阵白色旋涡,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直呼“头皮发麻”。来往的行人,或是戴着口罩,或是紧捂口鼻,低头疾行;行车道上,公交车、小汽车疾驰而过,卷起的杨絮粘满了车窗和“车屁股”……
 
  “就算你戴口罩、戴头盔也没用,这段路到处都是杨絮,如果钻到眼睛鼻子里,你就不得不减速弄一下,这其实很危险的。”45岁的李先生骑车上班,每天都要经过太湖路,谈起杨絮,颇为苦恼。
 
  沿河东路:杨树打针防飞絮,污染河面难捞掉
 
  庐阳区环城路一带,本是合肥市民喜爱的散步休闲场所。然而记者探访时发现,绿荫庇护下的环城公园、南淝河也没能幸免。在蒙城路桥与沿河东路交口附近的河面上,密密麻麻铺着白色杨絮,让原本就不清澈的河面看上去“污染”更严重。
 
  “这两天下雨还好些了,前几天跟下雪一样,捞都捞不掉!”一位正在船上打捞漂浮物的环卫工人告诉记者。
 
  在岸边,记者发现好几株杨树上都插着针管,走进一看,原来这就是给杨树注射的飞絮抑制剂。记者了解到,这种抑制剂主要成分为赤霉酸,即相当于给杨树打了“绝育针”,抑制杨树花芽分化,减少杨絮的产生。但同金寨路段一样,打针效果并不理想。
 
  西二环:飞絮堆积有隐患,药店口罩成热销
 
  高新区西二环路段也有不少杨树,每年四、五月,随着气温升高,杨絮就开始漫天飞舞。
 
  “出去转一圈,回来后头发和衣服上都有白花花的杨絮。”住在环东小区的张大爷向记者抱怨道,“这东西不仅容易迷眼睛,还呛嗓子,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了。”
 
  “杨絮本身无毒,但可携带和传播病菌,导致鼻、眼等产生炎症。特别是容易过敏的人群,可能加重哮喘、慢性支气管炎等呼吸道疾病。”附近一家药房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目前店里口罩已经供不应求,一些清洗鼻腔、抗过敏的药也比较热销。
 
  记者注意到,该区域也有较多杨絮堆积,据附近加油站的工作人员介绍:“杨絮是易燃的,存在一定隐患,虽然我们每天都清扫,但扫过之后,一会儿又有了。”
 
  罍街:为躲飞絮到处跑,摊子搭篷吃烧烤
 
  在包河区的罍街,初夏的傍晚依旧热闹,散步、逛街、吃烧烤的人络绎不绝。最近,很多露天烧烤摊都搭起了篷子,既是为了防雨,也是为了躲杨絮。“昨晚刚和朋友去那里吃烧烤,我的天,那里杨絮跟下雪似的,我真怕吃到嘴里!”合肥市民蒋先生告诉记者。
 
  不仅露天的小吃摊受到影响,杨絮密集地区的沿街商户也叫苦不迭。“我最近都不敢开着门做生意,一开门杨絮就飘进来,客人吃饭也受影响。”宿松路上一家快餐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公园景区:飞絮总把市民扰,户外锻炼日渐少
 
  杨絮纷飞的日子里,那些喜欢去公园散步、锻炼的人怎么办呢?“跑个步,得戴口罩,但根本喘不过气!可是不戴的话,鼻孔、嘴巴里都会飞进杨絮,很容易过敏。”家住瑶海区的杨女士每天都要去附近的生态公园锻炼。最近,该区北二环、铜陵路、临泉路和天水路等路段也时有杨絮飘散,对她的出行和锻炼造成了较大影响。
 
  此外,在合肥市的杏花公园、植物园、四里河等地,记者探访时发现,纷飞的杨絮使得出门晨练、散步的人数量有所减少。“以前我们一家吃完晚饭,喜欢去公园散散步。但是我妻子对杨絮过敏,最近被鼻炎折磨得整夜咳嗽,根本就不敢出门了。”家住四里河附近的郭先生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 黄如月